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

我是一個偷別人故事的人

我所有的自负都来自我的自卑,
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我内心的软弱,
所有的振振有词都因为心中满是猜疑
假装无情
其实是痛恨心中的深情
我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四处游荡流亡
其实只是掩饰至今没有找到愿意驻足的地方
——卡尔维诺 《看不见的城市》

评论
热度 ( 3 )

© 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 | Powered by LOFTER